Category: 骚动之秋

骚动之秋-第一章

鹰在头顶威严郑重地巡视了两圈,忽然一紧翅尖,以极其轻一盈优雅的样子滑上峰顶,飘过黝森森的山林梢头,沉

骚动之秋-第二章

起床 ,头脸没抹一把,淑贞便出了门。走到街上,见众人直把眼珠朝自己身上溜,这才悟起蓬头垢面丢人现眼。

骚动之秋-第三章

岳鹏程推开二楼会议室这着一层轻纱的地责门时,会议已经在进行中了。
长长的蒙着一层淡绿色平绒台布的大

骚动之秋-第四章

蓬城县地处东海之滨。从地图上看,很像是被海一浪一拥上滩头的一片蛤蜊皮。这片蛤蜊皮大致可分为二:东、南

骚动之秋-第五章

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夫妻恩爱、父子同心的家,一个足以令人夸耀称羡的家。
初婚的美妙那般短暂,以至如一阵

骚动之秋-第六章

在岳鹏程人生与事业的道路上,有一个值得镌刻碑碣的时刻——一九八○年冬,一个雪云厚重、朔风恣肆的日子。

骚动之秋-第七章

羸官回到小桑园时,太一阳一还擎在半天空里。他是陪着邢老。祖远坐着四个轮子回来的。初胜利、张仁那帮伙计

骚动之秋-第八章

暮霭蛇一样悄然滑一下李龙顶,膛过丛林梢头,跳过芦苇和田野里宽的、窄的、长的、圆的……各式各样的叶片,

骚动之秋-第九章

送走最后一批参观的人,夜的灰色翅膀已经开始缓缓伸张时,秋玲才向家里走去。秋日天长,不少人正打着饱嗝朝

骚动之秋-第十章

岳建中揣着岳鹏程一交一 给的那封皱皱巴巴的信,好不容易熬过一个夜晚。天刚放亮,便威威武武地来到园艺场

骚动之秋-第十一章

秋玲仿佛忽然间变成了一只画眉鸟儿。声音那么脆亮甜润,脚步那么轻一盈蹁跹,连穿过两个夏天的一身纺毛呢接

骚动之秋-第十二章

大勇快步连带着小跑,进了远东宾馆大门。未及抹一把额顶的潮润,平息一下短促的气喘,问准岳鹏程在三号会客

骚动之秋-第十三章

元老还乡,县委客客气气表示一番,这本是情理中事,岳锐并未感到惊讶。惊讶的是祖远和县委一班人远远超出了

骚动之秋-第十四章

几乎在岳锐离开县委大院的同时,羸官坐着他那辆小上海也从县农行出来,正忙着向回赶。
这两天,他一直在

骚动之秋-第十五章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驰驱,小皇冠驶上通往月牙岛腹地的土公路时,太一阳一尚未走完每日的一半路程。
月牙岛

骚动之秋-第十六章

按照约定时间,作家采访一团一 一行七人被“小白鸽”引进会客室时,天还没有黑尽,疗养区里已是一片灯火辉

骚动之秋-第十七章

岳鹏程的月牙岛之行,有如一股旋风,掠地即去。但那股旋风“旋”起的一浪一头,非但没有随同岳鹏程一起离去

骚动之秋-第十八章

军旅生涯并没有给岳鹏程留下多少值得长久回味的欢一悦。退伍时,他简直是被当作一块用脏用破的抹布丢出营房

骚动之秋-第十九章

因为肖云嫂几天病情不稳,血压忽高忽低,心跳时快时慢,心情也时而沉闷时而亢一奋,小玉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候

骚动之秋-第二十章

从烈士陵园纪念馆出来,岳锐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变成了耄耋老翁。老,从年龄上说他早就不怀疑了,那是让岁月

骚动之秋-第二十一章

董事会开得很成功。这一半归功于岳鹏程触犯众怒的举动和羸官“借风吹火”
计谋的运用,另一半则应当归功

骚动之秋-第二十二章

一连几天,岳鹏程一门心思集中在筹划月牙岛开发上。这是一个关系全局的大动作。人员要重新调配、招聘,财力

骚动之秋-第二十三章

县委大院坐落在县城西北面的山上。说是山,实际原本不过一道土丘;土丘一平,一片高地而已。高地也还是山—

骚动之秋-第二十四章

回家,还是一个孤冷空荡的医院,还是一地碎纸杂物,还是只有盛在井筒里的凉水,秋玲还是系起围裙一阵清扫之

骚动之秋-第二十五章

羸官在办公室坐了不到一小时,电话铃至少响了七人次。本来是要研究几项工作。一项是农工补差。小桑园的土地

骚动之秋-后记

一部作品面世,作者的喜悦应当是不言而喻的。何况,这是一部凝聚了作者大量心血和情感的作品,而且自从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