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千年一叹

千年一叹-自序

这是一本日记,记录了我亲身越野数万公里考察人类各大文明遗迹的经历。
目的是去寻找人类古代文明的路基

千年一叹-选择荒凉

明天先从香港飞希腊。这是考察的第一个重点,将会停留较长时间,然后越过地中海去埃.及。从埃及开始,整

千年一叹-哀希腊

昨夜十时二十分香港起飞,中停曼谷,然后抵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在迪拜停留四个多小时后换飞机向雅

千年一叹-闲散第一

离开迈锡尼后,本应该直接去奥林匹亚,但路途太远,需要半路投宿纳夫里亚。这是甲个海滨小城,十九世纪希

千年一叹-永恒的坐标

终于来到了奥林匹亚。
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风景,在快要到达之时就已经是密树森森、清溪浅浅,道路、房舍

千年一叹-雅典地震

希腊在今年九月七日发生过强烈地震,震过之后,星相学家宣布,十月一日至兰日仍有地震,政一府对这种容易

千年一叹-神殿铭言

今天起了个大早,去德尔斐(Del6)。那地方在雅典西北方向的一百七十公里,是希腊除奥林匹亚之外的第

千年一叹-畏怯巴特农

奥林匹亚和德尔斐都被列为希腊最重要的圣一地,我猜想一切略知希腊的人都会提出质疑:“那么,巴特农神殿

千年一叹-我一定复活

早晨起来,在一阳一台上坐坐,想读几份昨天在巴特农神殿门口得到的英文资料。不想刚坐下又站起身来,原来

千年一叹-伏羲睡了

从闹市一拐,立即进人一条树一阴一浓密的小街,才几十步之遥就安静得天老地荒,真让人惊奇。
我去访问雅

千年一叹-埃及

巨大的间号
昨天深夜抵达开罗。在罗马时代,这条路线坐船需花几个月时间,很多载人史册的大恩怨和大征战

千年一叹-元气损耗

金字塔靠近地面的几层石方边缘,安坐着一对对来白世界各国的恋人。他们背靠伟大,背靠永恒,即使坐一坐,

千年一叹-一路枪口

妻子今天早晨赶到了开罗。女面这趟来不容易,先从合肥飞到J匕京,住一夜 ,飞新加坡,在新加坡机场逗留

千年一叹-碧血黄沙

昨大从清晨到深夜,在装甲车的卫护下穿越的七个省都是农村,只见过一家水泥厂,店铺也极少,真是千里土色

千年一叹-荒原沧海

我们现在落脚的地方叫Hu唱hada,当地人发这个音很像中国.人说“红疙瘩,,。翻翻随身带的世界地图

千年一叹-西眺的终点

最容易引发乡思的有两种情景,一是面对明月,二是面对大海。这些天,我曾多次在红海和苏伊士湾西岸站立,

千年一叹-失落的背影

世界上几个文明古国的现代文化情况如何?这很难有统一的对比标准,包一皮括诺贝尔文学奖在内。但诺贝尔文

千年一叹-蚀骨的冷

埃及同行知道,我们的越野考察其实只开了一个头,今后的路途既漫长又艰险,因此执意要为我们壮行,昨天傍

千年一叹-所罗门石柱

从埃及到以色列确实不容易,难怪几千年来永远是个说不完、道不尽的关隘。我们一行在两国边关为办手续整整

千年一叹-向谁争夺

原想直奔耶路撒冷,无京视线义受到干扰。四周仍是茫茫沙漠,但与别处不同的是,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蓝色

千年一叹-年老的你

去耶路撒冷,有一半路要贴着死海而行。
死海这个名字,在中国人听来很不吉利,不仅不大会去游.览,恐怕

千年一叹-写三遍和平

今天我们去以色列最大的经济、文化中心特拉维夫,半道上随意选了两个地方停留。后来才发现,这实在是为特

千年一叹-寻找底线

大屠一杀 纪念馆坐落在耶路撒冷城西的赫哲山旁,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德国纳粹屠一杀 的六百万犹太

千年一叹-碗是什么

主持人许戈辉走了,换来了陈鲁豫。
许戈辉走前,与我有一次轻松的话别。因为对着镜头,也就成了一个节目

千年一叹-我们不哭

明天就要离开耶路撒冷,因此今天一大早又到老城转悠去了。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想再细细地看它一眼,与

千年一叹-幽默的笑意

一条大河居然能从沙摸穿过,这无疑是一个壮举,但也迟早会带来麻烦。
它聚合文明的方式太集中了,它带给

千年一叹-山洞盛宴

昨天在以色列、约旦边境苦等时,由于两国海关都告示严禁旅客携带任何食品,我们在骄一阳一、蝇群中饥饿难

千年一叹-告别妻子

在佩特拉,我们这个队伍要有一次人员轮换,摄影师高金光、信息传送技一师周兵、《北京青年报》记者于大公

千年一叹-伊拉克

我的大河
终于获准可以进人伊拉克了。
从安曼到巴格达的距离是一千多公里,行车之苦难于想象,但大家明

千年一叹-如何下脚

凌晨抵达时找了一家号称四星级的旅馆住下,但全队每一个人很快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这是平生住过的最差

千年一叹-一屋悲怆

我历来在旅行中寻访的重点,是遗迹现场而不是博物馆,但又喜欢在寻访之前或之后去一下博物馆,找一个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