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听雪楼

听雪楼 血薇 楔子

我的名字叫血薇。有这样一个娘娘腔的名字,据说是因为我的颜色。不象其他的同类,我并不雪亮晶莹,周身反而…

听雪楼 血薇 第一节

我前任的主人——那个被武林人视为洪水猛兽的邪派高手“血魔”舒血薇,杀人如麻,在武林中恶名昭彰——但是…

听雪楼 血薇 第二节

三年后,十一岁的新主人第一次让我尝到了鲜血。“怕什么?杀人又怎么样呢?那些人和猪狗有什么区别?……反…

听雪楼 血薇 第三节

“咳咳……好了,大家都见过新的领主了?”忽然间,我听见有微弱、但是极具威势的声音在屏风后响起来,伴随…

听雪楼 血薇 第四节

三年前,自从前一任听雪楼主、他的父亲萧逝水以三十九岁的英年弃世之后,才方弱冠的他中止了在雪谷老人门下…

听雪楼 血薇 第五节

然而,她还是没有。她只是悲哀而又冷漠地看着他,眼睛里有清澈的光。……仿佛悬崖上的野蔷薇,用骄傲的刺来…

听雪楼 血薇 第六节

在和夕影刀相击的刹那,我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我受伤了。他的血再一次流淌在我身上。而主人的血也从…

听雪楼 血薇 第七节

我终于又一次看见了夕影刀。然,因为生死旦夕,夕影刀发挥出了极大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杀戮着范围内的一切。…

听雪楼 血薇 第八节

主人冷漠地笑着,眼睛里的光却渐渐黯淡了,我感觉她握着我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不要死!主人,不要放开我啊…

听雪楼 血薇 第九节

我终于确认,我是一柄不祥的魔剑。虽然一直以来,和我一起的夕影总是安慰我,说他们之所以死,完全是因为人…

听雪楼 风雨 第一节

“老大,你的信。”走进石屋的组织成员轻声地禀告,生怕打扰了正在看书的首领。然而,他的声音还是在简陋空…

听雪楼 风雨 第二节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人……拉出去杀了。“这几个还有用,下蛊,编入死士队。“这边的,挑了手筋脚筋,通…

听雪楼 风雨 第三节

什么都不必再说了。一切都已经明白。他曾经救回来的人,正是他们家族的死神…&helli…

听雪楼 风雨 第四节

“放开他。”杀手们正要割下人头回去复命的时候,听见了冷冷的命令——一身绯衣的女子,就这样负手握剑,站…

听雪楼 风雨 第五节

“弱者必须死亡,强者才能生存——这个是我和他都认同的,所以,我才追随他征服天下武林。“但是,你失败却…

听雪楼 神兵阁 [序]

守着这里,大概已经有十七年了罢?流年易逝,刹那的芳华,如同这桌上燃烧的烛一般,也早化成了灰烬——而在…

听雪楼 病 第一节

青茗暗自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这番奉了父命来这里的原由——“听雪楼的萧老楼主,曾经在甘肃道上对你二伯有活…

听雪楼 病 第二节

花树间轻轻一动,那些本来看上去静谧茂森的枝叶间忽然凭空多了几个人,无声无息的落地,在萧楼主面前单膝下…

听雪楼 病 第三节

在楼中也过了一月有余,青茗渐渐对于楼中几个经常露面的人熟悉起来:看上去风流 倜傥却心计深沉的,是二楼…

听雪楼 病 第四节

“快!”已经是到了荆州境内,但萧忆情仍然是毫不放松的催促大家赶路。青茗更是担心的看了他一眼,这一路来…

听雪楼 病 第五节

许久,阿靖才回头,一步步的走将过来,到了萧忆情面前,脸色仍然是淡淡的,从怀里拿出一束碧色的草,扔到过…

听雪楼 病 第六节

“你这样拿自己的性命不当回事,让我怎生放心的下。”端了两份药,刚到绯衣楼,却听见里面楼主含着怒意的声…

听雪楼 病 第七节

长亭里,送别的人中竟然没有他。青茗心思便有些不定,抬眼看旁边的靖姑娘,却是一贯的冷淡,也不像知道什么…

听雪楼 病 第八节

一切都不同了。高梦非死了……谢冰玉出嫁了。人事已经全非。她没有去见新楼主,反正,也与那个孩子无关。南…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1节

“谁会信?毕竟太蹊跷了。”阿靖皱了皱眉头,“难道女方家族能轻易罢休吗?”萧忆情笑了笑,把她手上那幅画…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2节

“尊贵的听雪楼主人,龙家总管家臣昊天,奉少主之令来迎娶楼中的江 小姐,去莺歌屿做龙家至高无上的正夫人…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3节

华丽的马车在平稳地往前疾驰,车中是香气馥郁的。她身边,齐齐地围坐着四个各色衣服的少女,手里捧着不同的…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4节

“啊,这里就是天的尽头了吗?”看着海岛尽头的巨石,看见那里刻着的“天涯”两个字,千湄惊讶的问身边的昊…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5节

灯被陆续的点起,房间渐渐亮了起来。“喂,你就是萧忆情送给我的新娘吗?抬起头来,让我看看!”正陷入了初…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6节

说话时呼出的冰冷的气息弥漫在左右,千湄心剧烈的跳动着,跳动着……在对方没有再说话后,一分分的积攒着勇…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7节

黄昏。血一样的黄昏,檐角的风铃在孤寂的摇响。在空荡荡的木走廊上跑着,她的鞋子在上面敲打出轻快的声音,…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8节

这一天,是最后的一天。他来,用修长的手指把新摘来的花插在她长长的秀发间,深蓝色的眼睛看着她,忽然说:…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9节

紫衣的龙夫人忽然用空着的左手挽起了右手的垂地长袖!那里,整只右手齐腕被砍断,里面的肌肉大片大片的腐烂…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10节

千湄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手伸了伸,想扶住什么,但是身边忽然有人搀住了她——“可怜的,美丽的第十二朵鸢…

听雪楼 火焰鸢尾 第11节

她的身体重重跌下,扑倒在盛开着火焰鸢尾的湖边,震的花朵纷纷颤动,仿佛一群被惊起的蝴蝶。很好……自己最…

听雪楼 指间砂 序言

白楼的正厅里,斜阳的影子透过镂花窗投进房间,一片昏黄的斑驳。这个天下武林的权力中枢,平日里曾有过多少…

听雪楼 指间砂 黄泉(1)

他习 武的念头,起自于那一日的黄昏。他是一个佃农的儿子。那一天,八岁的他跟着父亲从集市上回来,手里拿…

听雪楼 指间砂 黄泉(2)

很长很长的岁月以后,某一日,那个紫衣的女子趴在少年的肩头,在他耳边吹着温 热的气息,慵懒而妩媚的笑着…

听雪楼 指间砂 紫陌(1)

她的故事,本来无关于江湖。然而,只因跟随了那个人的步伐,紫陌这个名字,却成了武林中一个神秘的传说。江…

听雪楼 指间砂 紫陌(2)

紫黛仿佛一夜 之间长大了,开始想着自己的装束,也开始学着在脸上淡淡的描画,希望自己能更漂亮一点。渐渐…

听雪楼 指间砂 紫陌(3)

飘雪的轩窗下,披着白裘的年轻人展开手中丝巾,霍然起立,冒雪而出,顾不上周围手下送上来的伞和大氅。&l…

听雪楼 指间砂 红尘(1)

听雪楼中听雪落。初冬的第一场雪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在红楼的最顶层,她推开窗户看着银装素裹的听雪楼,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