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襄王是什么人?望之不似人君

  望之不似人君——魏襄王原来是这样一个愤青 ,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纵横战国半个多世纪的魏惠王,终于鞠躬尽瘁了。关于魏惠王的年纪,有一种说法,说他生于公元前421年卒于公元前319年,如果按这个标准来计算的话,这位老兄寿命高达102岁,很有可能是中国乃至于世界历史上帝王当中最长寿的人。如果这种说法可信的话,不管魏国在魏惠王的手里变成了怎样惨不忍睹的烂摊子,反正他是活够本了。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种说法而已,因为在《史记》和《战国策》当中,都没有具体提到他的出生年份,我们听听就算了。

  魏惠王那么一死,很多人就有想法了。首先想法最强烈的就是孟子他老人家,好不容易周游列国找到了一个能听自己意见的大国国君了,以为找到摇钱树了,找到靠山了,没想到魏惠王还没开始实施自己所说的仁政,就已经嗝屁着凉了。孟子讨不到任何好处,气得实在没办法。更要命的是魏惠王死了,他的儿子——接任的魏襄王,似乎也没有用他的意思。这个小伙子是个愣头青,还特矫情,孟子形容这个人是“望之不似人君,不见有所畏焉”,意思是说,君主应该通情达理,雅致幽缓的。可是这位星爷好像是个土包子,穿上龙袍不像太子的,一眼瞧过去,就不是一个正经当君王的,所以说他望之不似人君,在广东话里有一个句型叫看上去就不像什么什么,萌山挥动即妈妈骂啦。这种句式,可能最早的祖先就来自于孟子这句句型了,望之不似人形啊。正因为如此,孟子才无可奈何地踏踏实实地离开了魏国,又到齐国去找机会去了,临走还气急败坏地甩下了这一句话,说:魏襄王就像个山大王,根本不听话。不过,孟老先生根本不去反思一下,他自己说的话有多大的说服力。

  魏惠王死了,魏襄王继任了,还有一个人在活动心思。这个人就是张仪,张仪到魏国卧底好多年,成绩不明显,一直在感叹这魏国怎么就那么难忽悠呢,这魏王怎么就那么聪明哪。好,现在老魏王死啦,新魏王一看就是个生瓜蛋子,张仪又来精神头儿了,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准备向新一届的魏王发动总攻。而秦国军队也在这个恰当的时候出动了,尽可能的在武力上,给张仪最有力的支持。

  张仪千算万算还是失算,因为秦国军队每一个动作都牵动了一连串的心弦,最紧张的莫过于齐国,敌人的强大意味着自己的削弱,谁都不愿意看到秦国壮大起来。这个时候已经是齐国老大的齐宣王,终于坐不住了,于是公孙衍的合纵计划终于宣告完成了,下一步就要进入实施阶段了。这个所谓的实施阶段,指的是战国历史上一件大事即将发生,这就是“五国伐秦”。五国伐秦,背后的推手,毫无疑问就是我们的合纵英雄公孙衍了。撵跑了张仪,掌了魏国的大印以后,魏惠王又及时恰当地死去了,新的魏王上来,还没有成型的治国理论,这个时候不大展身手,那更待何时啊,可是公孙衍先生,还是觉得不够踏实,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人单打独斗,太孤独了,不如找个兄弟,拍肩膀一块儿上,于是他就想到了被屈逐的前魏国相国惠施先生。

  自从被魏老大赶走之后,惠施先生基本上对政治前途也不抱太大的想法了,这个时候正在宋国安养天年,每天闲暇有空,就是约人喝茶,辩论一些风雨雷电的哲学问题。这个时候,公孙衍来了,把这位先生从泥地里又拔了出来,惠施先生,您的第二春来了!

  魏惠王一去世,各方都开始活动他的歪心思了。而这个时候我们有必要专门为您提一下一个人,就是继任的魏太子,也就是后来的魏襄王。这小伙子,纯属一愤青,还特矫情,刚才我们说了,孟子说他,望之不似人君。何以见得呢?我们就看他为老爸下葬的这个事情就知道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之余帮老爸下葬,那还是必须的。安葬的日期临近了,丧钟已经敲起了,但是没想到,大梁地区(就是魏国的首都)下起了惊世罕见的大雪,雪大到什么程度呢?积雪深得几乎埋住了牛的眼睛。

  您想想,这牛就算是一头侏儒牛,那也得有一米多深呢,这公元前318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那下得可够狠的。下了这么大的雪,大伙的概念就是,先别急着下葬了,这么大的雪,做什么事都不方便了,可是这新任的魏襄王(口误说成了魏惠王)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不是个愣头青吗,他偏要在这么大的雪里面,为自己的父王下葬。那到底魏惠王能不能顺利地下葬呢?

  在史书上记载,关于魏惠王下葬的事情,原文是这么写的:“魏惠王死,葬有日矣”。这里解释一下,葬有日矣,不是说已经埋了有好几天了,而是指埋葬的日期已经确定下来了。原文继续写道:“天大雨雪,至于牛目(到了牛的眼睛了),坏城郭,且为栈道而葬。群臣多谏太子曰:雪甚如此而丧行,民必甚病之,官费又恐不给,请弛期更日。太子曰:为人子,而已民劳与官费用之故,而不行先王之丧,不义也。子勿复言。群臣皆不敢言,而告以犀首。犀首曰:吾未有以言之也,是其唯惠公乎!请告惠公。”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惠王下葬的日期定了,但是天突然下起了惊世未见的大雨雪,积雪都到了牛眼睛这儿了,甚至把城墙都压坏了。如果一定要下葬,必须新修栈道才可能下葬,魏襄王这位愣头青就一个劲儿地闹混说:我要给我爹送葬,我要给我爹送葬,谁也别拦着我。谁劝都不给面子,一概不听,大臣们就劝:大王,雪下的这么大还要举行葬礼,老百姓一定困苦不堪。国家的费用也恐怕不够用,还是请把日期推迟一些吧。这位魏襄王怎么说呢?他说,不行不行不行,如果因为百姓受苦而费用不足,就不举行先王的葬礼,那是不义的不义的。好么,您瞧瞧,这位国军君根本就不讲道理,真是国君撒酒疯神仙也犯囧啊。

  手下的大臣们你看看我看看你,都不敢再劝,谁知道这个愣头青会不会一急就把自己的脑袋咔嚓一下砍下来,去给魏惠王殉葬,于是大伙儿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犀首。我们以前也为您说过,这犀首就是指公孙衍,公孙衍那是个老油条,看到这种架势,知道谁发表,谁傻冒,于是赶紧的,他说了,哎呀我这个,说了也不算吧。还是找惠施先生来,惠施先生说的一定有道理,惠施他那小逻辑,厉害呀。听了公孙衍的话,大伙还真的把惠施先生给请来了。这位大爷倒也爽快,直接说“诺”,就是说好吧。

  驾着车就来见太子也就是魏襄王了,见了魏襄王他就说:请问,举行葬礼的时间已经定下来了吗?太子一听,这位惠公过来,似乎是帮自己说话的。日期一定下来不就意味着一定得下葬吗,这还不是站在自己这边。于是太子就说了,已经定下来了。惠施接着说,我听说从前周文王的老爹季历,埋葬于终南山脚下,后来有山水浸塌了他的坟墓,露出了棺木的前脸。周文王知道了,就来说,老爸呀,你一定是想回来看看您的臣下和百姓吧,所以才把您的棺木露出来了吧,于是周文王就把自己老爹的棺木挖出来了,搭起了灵棚,让自己的百姓来瞻仰遗容,三天以后才再次下葬。这是什么,这就是周文王的意义呀。而现在呢,我们魏国大雪下得几乎埋住了牛的眼睛,走路都困难,这个一定是先王想稍作停留,恋恋不舍,再看一眼他的国家和百姓,才使得雪下得如此之大,难道您就不想学当年的文王,另选吉日,推迟葬期,这才是和文王一样的大义。如果碰到这种情况,还不改日安葬,想来,是把效法文王当作耻辱了吧,这估计也不是先王所愿意看见的吧。

  魏襄王听了,一愣,一边是大义,一边是让自己的老爸死不瞑目,这还能选吗?那根本就是没得选择吗,于是只能吭吭叽叽地说:惠公,你看你看你看,你说得太好了,正好说中我的心事,我想的和你完全一样,完全一样,那我就谨奉命延缓安葬,再择吉日吧。于是,魏惠王的安葬日期就这样被推迟了。从这个角度讲,这惠施先生的逻辑,那是真叫一厉害呀,真是能把死人说活了,活人说死了,就连死到半路的人,也给拖回来了。

  好吧,魏惠王这条战国的大鳄鱼,终于后事处理干净了,我们可以开始正式的说五国伐秦了,公孙衍终于可以把自己合纵的这种策略小宇宙爆发到了极致。公元前318年,公孙衍这位幕后黑手,施展他的合纵策略,联合各国组织了第一次五国伐秦之战。这五国指的是魏、赵、韩、燕、楚,一共五国兵马,声势浩大,威震群雄,浩浩荡荡,合纵攻秦去了,在中原集结了以后,问题来了,谁当联军的领袖呢?
魏襄王这边刚刚即位,屁股还没坐热呢,不合适;赵武灵王那边,岁数也嫩,而且刚结婚,还娶了中原韩国的妞;看来看去只有楚怀王,已经执政十一年了,干练稳达,而且又是大国,于是大伙公推楚怀王为联合军的总约长。

  五国伐秦成不成呢?秦国会不会一口被吃掉呢?瞧您这问题问的,如果被一口吃掉了,还能有后来的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事儿吗,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在这儿,我们看一段来自于《战国策》的原文,这一段话就是说到这个事情的结果的。原文是:魏顺南见楚王曰:“王约五国而西伐秦,不能伤秦,天下且以是轻王而重秦,故王胡不卜交乎?”楚王曰:“奈何?”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大王您联合五国向西讨伐秦国,结果没能动它他分毫不能打败他它,反而自己碰得头破血流的,这样,天下各国就因此轻视大王您,而看重强大的秦国,鉴于这种状况,大王您还不检讨检讨自己的外交策略吗?好,事情没发生,我们已经用战国策的话,为您交代了结局了。

风云人物的意思汉代风云人物风云人物蒋介石魏璎珞魏大勋魏无羡图片风云人物实力排名魏坤魏大黑风云人物蒋介石有声小说民国风云人物魏无羡体坛风云人物风云人物采访记魏延风云人物介绍魏淑萍魏忠贤澳门风云人物魏民洲魏晨

You may also like...